易柏

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,我就飞去,得享安息。

喻队生日快乐

    黄少天缓缓地吻下去——平时他总是急匆匆的,亲吻也如此,如同渴极的旅人迫切地吮吸雨露——如今缓慢而深入的吻格外动情,几乎不给喻文州喘息的余地。

   “生日快乐。”快要结束时喻文州听到对方模糊的声音,一往而情深。

 

【这么渣还只是一个段子简直不敢打tag……

【不过还是暗搓搓地打了【。

【永远的黄喻不足

评论

热度(2)